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信息>工作动态
广东新农保探索

  新农保启动以来,由于地区差异巨大,各省在开展新农保时,都基于自身特点,在国家的新农保经办规程基础上有所创新。广东的做法是:在数据质量上,抓住入口,激活银行风控机制,帮助社保部门把关;在基金安全上,基金监控业务上提,实行省级统管统发;在服务上,通过社银合作,节省经办力量,集中有限资源,着力于提升服务质量。

  倒逼出来的创新

  “我们的新农保经办模式是倒逼出来的!”广东省社保局局长林白桦对记者说。

  新农保试点初期,广东与全国各地一样,都面临着困难:群体组织程度低、社保意识弱,发动、扩面、管理、服务任务繁重,启动时间又紧,而社保经办能力普遍不足,缺人缺钱。据记者了解,广东现有的经办层级只延伸到县,乡村基本没有社保经办力量,只能靠协办。基层社保服务力量严重不足,基金安全堪忧,数据质量不能保证,并且服务的可及性差,很难保证试点的平稳启动。

  “试点刚开始时,村里报上来的数据,借助银行系统录入,问题马上就出现了。有的身份证信息是38岁,登记表格写成了60岁。”广东社保局农保办负责人丁三保告诉记者。

  “新农保不能像老的城保一样开展,这是一个新的社会保险险种,不能走老路,广东的情况也不允许走老路。时间紧、任务重,在编制和经费不增加的情况下,要想平稳启动,面前其实只有一条路,就是创新。”林白桦说。

  广东创新主要做法是:省级集中购买服务,借金融机构管理系统和服务网络之力,破新农保经办之困,通过构造三条“流”,实行“四个统一”的社、银合作模式(四个统一为:统一经办规程、统一基金管理、统一信息系统、统一社会化发放;三条“流”是业务流、基金流、技术流)。

  “这种管理服务模式,农民参保便捷、基金审核高效,相对于广东现行职保管理服务模式是一种创新,而实际上是学习借鉴了金融部门的先进管理方式,用现代化的手段把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易行”。林白桦介绍说。

  降低行政成本

  “我们的新农保经办模式不一定是全国最好的,但可能是全国最低碳的。”林白桦风趣地对记者说。

  她之所以说“低碳”,是因为借助与银行合作的新农保经办管理,大大减少了重复投资建设,节省了大量行政资源。从微观操作看,这种经办模式的“低碳”效果也很明显。

  激活银行风控

  银行窗口一站式办理的模式,不但省时、省力、省纸,同时还在窗口录入的第一时间激活了银行的风险控制机制来为社保数据质量把关。

  5月26日,在潮州市社保局新农保经办座谈会上,潮州市湘桥区社保局局长蔡晓反映,该区至今还有103人没有成功开户。在座的邮储行工作人员马上现场办公,打电话核实。最终搞清楚了这103人中,一部分是由于农民自己没有能够说清楚自己的个人信息或提供的个人信息不准确;还有一部分提供的个人信息与公安部门联网的信息不符。

  尽管这103人没有能够开户,但在林白桦看来,这在经办意义上说也是一件“好事”。这说明广东新农保经办的信息入口有了两把锁:第一把锁是传统的社保经办审核;第二把锁则是银行的风控机制。

  服务更直接

  在广东采访中,记者发现,农民对新农保这项政策的评判标准只有一个,就是是否划算又方便。

  在揭东县邮储行炮台支行门口,记者随机同站在门口看着新农保条幅的陈小姐聊了起来。她告诉记者,他们都知道新农保政策,都知道这是好事,也都非常熟悉该如何办。“就是拿着自己的居民身份证和户口本到银行窗口填一张表格就能办了,但我还没办。”

  记者问她为什么不参保,她说:“我是一定要参保的,不过现在不参,不是缴够15年就可以吗,我想等到40岁以后再参保。”

  记者告诉她早参保,可以多拿国家的补贴,“100块钱一年也不多,为什么不早参保?”她说自己没想那么多,反正是自愿。只要将来老了的时候能参就行,现在还想不了那么远。

  意溪镇社保所所长许木雄对记者说:“农民想不了那么远,这个村是富裕村,村里给缴费,农民就会参保。其他村就做不到全员参保。对青年农民来说,社银合作模式是个相对好的办法,可以让农民利益体现得更直观,对利益的认识是他们参保与否的关键。”

  记者看到,锡美村由于是村里缴费,他们的新农保存折都是统一由村里保管。统一的蓝色存折本上,都印着广东社保局和邮储行的标志,非常醒目。集中保管会不会有资金安全问题?罗会计说:“个人账户的钱能看不能取。你看我们这些存折都是省社保统一特制的,到银行只能查询,不能取钱。”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农民感觉银行的窗口更直接,更具有亲和力,银行存折也让他们的预期利益显性化。参保对象容易知晓自己的社保利益是多少,更易强化参保意识。而新农保一开始就是个人账户,而且是实账。社银合作让农民随时可以拿着自己的折子去银行查询明细,随时了解自己的社保利益。

  事实上,立足于“长效“的广东新农保经办模式,最大的难题还是利益的协调,而长效机制一定是一个各方利益均衡的机制。据记者了解,目前,试点县的一些利益诉求没有得到满足。实行省级统管后,一些地方认为是“把应该留在县里的利益被省里拿走了”;有的县在畏难情绪影响下,只挑选农民人口相对少的区县做试点;还有个别县因为利益问题,不愿意按省统一管理模式运作。

  “归根结底还是认识不到位”。林白桦强调说。“都说老大难问题,汪洋书记说过一句话:‘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真正替老百姓着想,办实事,就不怕难。关键还是要解放思想,创新求实,这一点对一把手更为重要。”

  在全国这盘大棋局上,广东走出了“先手”,探索出了新路。其从长效机制着眼,整合资源,因地制宜,不拘泥于教条原则,立足于把事情办好,把农民利益放到部门利益之上,不加人,不增编,不向农民伸手,借助购买服务,实现社银双赢,这种做法无疑值得借鉴。(信息来源:8月18日中国社会保障网)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网管信箱:mofzwgk@163.com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